元載的白條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      發布時間:2019-05-24 09:10:52
  賣官鬻爵是古代官場的一種惡習,這種惡習何時產生已難說清,但到了唐代大貪官元載這里,竟玩出了一個賣官打白條的“絕活”,由此可一窺當時官場的政治生態。
  
  據《舊唐書》稱,元載出身貧寒,但自幼聰穎好學,尤其潛心研究道術,因此頗受迷戀玄道之術的玄宗皇帝的賞識,入仕后一路升遷,歷經玄、肅、代三朝數十載,權傾四海,聚斂的財富竟然達到“外方珍異,皆集其門,資貨不可勝計”的地步,最令人瞠目結舌的是,元載被治罪抄家時,光是胡椒就抄出了八百石。元載家資如此雄厚,其中有相當一部分為賣官所得。
  
  當年宣州府有個家財萬貫的“丈人”,唐代的“丈人”比今天的“丈人”語義更加豐富,不僅指岳父,還指年紀較大的人。雖說此人上了年紀,卻仍是十足的官迷。這一年他竟然變賣了全部家當,攜重金上京拜在元載門下,以謀求一官半職。元載收下了賄銀,卻見來者年紀偏大,且談吐粗俗、不學無術,實在不堪官場使用,便交與他一封便札了事,只說讓他去幽州府聽消息。
  
  這人一路車馬勞頓,好不容易進入幽州地界,想到元載在信札里不知如何舉薦自己,便好奇地拆開了信封,取出信箋一看,心頓時涼了半截,原來這只是一張白紙,底下僅有元載的一個署名而已。
  
  這人又羞又怒,欲回京找元載理論一番,又想幽州距長安已有千里之遙,再回去談何容易?只能死馬且當活馬醫,去當地衙門相機行事了。
  
  幾番周折,幽州刺史接見了他,問既然是元載舉薦的,有可茲證明的文書嗎?這人連忙拿出那張只有署名的白條,誰知幽州刺史見了大吃一驚,連忙將他安頓在上好的驛館居住,好酒好肉地款待,只是對給官一事三緘其口,臨了只贈他一千匹絹作為了結。
  
  權傾四海的元載開出的白條,應該不會是第一張,不然幽州刺史何以心領神會,知道該干什么不該干什么,一千匹絹價值不菲,肯定出自國庫。大貪官元載就是用這種無字白條養肥了自己。創造了許多輝煌的唐朝,在“安史之亂”后國力下降,幾乎只是茍延殘喘,和吏治混亂、貪官橫行不無關系。元載的白條,值得我們深思。(孫慶章李小烽)
广东时时开奖软件 时时彩怎么买才稳赚 pk10技巧稳赚六码 极速时时个位走势图 快三大小单双稳赚买法 500双色球预测专家汇总 复式遗漏扫描软件 分分彩计划软件安卓版下载 时时缩水ios 北京pk人工在线全天免费版 大乐透杀号16法 幸运飞艇必中计划软件手机 稳中六肖 双色球普通投注 北京pk拾人工免费计划 11选5技巧 稳赚任三